硅谷慢报 | 谷歌里消失的佩奇;水逆的小扎像咸鱼

发布日期:2019-07-23

[摘要]Facebook进入水逆,小扎“被围殴”;马斯克为嘴炮付出代价;Twitter终于低头。

来源:我为人民试App

ID:anti_pm

01

这个月,硅谷的巨头们过的怎么样?

讲真,挺难过的。

Facebook:被围殴的小扎

Facebook 的危机公关团队最近应该很烦心。

就在前几天( 9 月 29 日),Facebook 又发生了数据泄漏事件。由于“View As”(访问视图)功能存在漏洞,黑客能直接把用户的账号劫走。

然而说实话,这件事和 Facebook 最近的遭遇相比,算不上什么。

如果要让小扎用两个字来形容他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,他应该会说:水逆。

如果允许他用两个字来形容他的感受,他应该会说:扎心。

先说外部危机。

有来自政府的:

9 月 20 日,欧盟警告 Facebook,如果再不按照欧盟消费者法进行整改,年底会直接对 Facebook 进行制裁。

9 月 22 日,白宫起草一纸诉讼令,要审查 Facebook 是否有垄断倾向,这刀最终会不会砍下来,估计特朗普还在等小扎表态。

也有来自媒体的:

9 月 19 日,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证据,称 Facebook 多年向银行索取用户金融信息。

9 月 27 日,Facebook 被一科技媒体曝光,允许广告主访问用户隐私信息。

9 月 28 日,CNBC (美国非常出名的财经电视节目)的电视主持人炮轰 Facebook,说它是硅谷公认的流氓企业。

还有“友商”的:

9 月 17 日,苹果升级 Safari浏览器,主要目的之一,就是限制 Facebook、谷歌等采集网民隐私。

外院起火,内部也不太平。

从剑桥事件之后就开始炮轰 Facebook 的 Whatsapp(被 Facebook 收购)创始人艾尔顿,9 月 28 号突然写了一个令人声泪俱下的故事,讲他当初离开的原因:

1Facebook 不尊重用户数据,和 Whatsapp 不用用户数据卖广告的理念相悖,他只能愤而离职。

2当他准备离职的时候,小扎居然眼睁睁的看着法务,用文字游戏,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在 Whatsapp 的股份。

3他甚至承认自己帮 Facebook 在欧盟面前做过伪证....

1.

小扎恐怕心情如上

同样是被 Facebook 收购, Instagram 创始人西斯特罗姆(我们写过他的故事,详见文末扩展链接)也在前几天宣布离开 Facebook。

投资人这边也不太平。

9 月 17 日,小扎想发表无表决权股票(他想卖点股票,把钱捐给公益,但不希望这部分股票卖掉的时候影响他的股权占比)。投资人认为这个操作不可以,把他告上法庭了。

最终小扎被逼放弃了这个方案。

还有一些本喵不知道怎么评论的危机事件,比如 9 月 25 日,Facebook 被一个前合同员工(负责内容审核)提起诉讼,称公司让他每天看大量儿童性虐待等不利身心的内容,却没有对他进行任何保护,导致他遭受精神创伤....

千言万语,只能化成一句“水逆啊”。

可能谁也想不到,去年还是“创业者偶像”的小扎,今年就变成了全民公敌。

那些你一直假装看不见的脓包,总有一天会在发炎的时候让你痛彻心扉。

Google:消失的佩奇

9 月份,关心 Google 的媒体都在问这样一个问题:拉里佩奇(谷歌创始人,我们之前写 Google 的时候曾经写过他,详见文末扩展链接)去哪里了?

如果是在其他时候,佩奇不声不响的消失是件很正常的事情。他可能是整个硅谷最不喜欢接受采访的掌门人,《纽约时报》的一个记者还因为这个事情特地写文章暗搓搓的吐槽过他几句。

但在 Facebook 接受炮轰,硅谷巨头人人自危的这个时刻,当国会今年 9 月召开听证会,要求各大巨头都要到场时,佩奇居然继续玩消失!

不仅他消失了,他指定的新 CEO 桑达尔,居然也放了国会议员的格子....

要知道,这阵子,他们刚被欧盟罚款 51 亿美元,Youtube 涉嫌卷入俄罗斯操纵 2006 年选举的事件又被翻出来,还有 Google 为中国开发浏览器导致员工离职的丑闻.....

这个关头,放别家可能急出鼻血来了,他居然不管?

据说他是把心思和整个人都投到 Google X 实验室的研发去了。

有个好玩的事儿是,据 Google 前高管说,开会的时候,当讨论重点从技术核心变成公司管理时,“佩奇的眼神突然就会变得呆滞”。

他就是不喜欢,你能拿他怎么办?

Tesla:为嘴炮付出代价的马斯克

马斯克终于为自己的嘴炮付出了代价。

在和 Twitter 上天天唱衰 Tesla 的人对骂之后,他一怒之下发了一个“不开心,找到支持者,考虑要把特斯拉私有化”的推(按高于目前股价的价格把特斯拉的股票赎回)。

这一条小小的推发了之后,特斯拉股价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别高兴得太早,美国证券委员会找上门告他“证券欺诈”,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找到支持者了。因为欺诈,要求禁止他在任何上市公司担任职务。

任何上市公司啊!朋友们!

通过一番复杂的操作之后,马斯克辞任了特斯拉的董事长,但保住了自己的 CEO 之位。

然而事情还没完,司法部还打算要找他,股票自然也跌回去了....

关于这事儿,老前辈是这样说的:

其实以马斯克的性格,他做出这样的事情,似乎并不那么出人意料....

和上文说的佩奇完全相反,他从来不是一个能低调行事的性格,我们之前写过他的故事,如果感兴趣可以拉到文末找链接看。

你会发现,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瓜。

Twitter:终于低头的英雄

伏尔泰说: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

——这句话可能曾经被社交媒体视为圭臬,让每个人都有“倾诉”的地方。

但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。

包括 Twitter 在内,美国的社交媒体都陷入一个沉重的问题:当体量大到无法独立于政治之外时,应该怎么做?

这个问题对于近期的 Twitter 来说,格外两难。

你说 Twitter 完全不受美国政府影响?

开玩笑,人家最重要的一个“kol”,可是美国总统啊....

有个事情可见一斑:9 月 17 日,伊朗外交部长指控 Twitter 在删除僵尸账号的时候,把真正伊朗人的帐号删除了,却保留了大量的美国反政府势力的帐号。

你说 Twitter 完全受美国政府操纵?

Twitter 被特朗普炮轰的最严重的几次,就是因为把大量保守派的账号删除,认为他们在政治倾向上有引导,政府用的口径是:妨碍思想自由交流。

9 月 14 日,Twitter 还公开表示,必要时候可能会屏蔽特朗普的账号。

但实际情形是,特朗普依然在 Twitter 上欢脱的评论着国际形势...

但 Twitter 敢不服气吗?

白宫一纸公文,可就是“怀疑涉嫌垄断”的罪名啊。

02

这个月,硅谷有什么令人惊叹的新事物吗?

没有。

几个稍微好玩些的,还是最焦头烂额的 Facebook 做的。

一个是 AI 视频聊天工具,相当于把 Skype 和智能音箱结合起来。这个其实亚马逊已经做在前头了,没太大意思。

好玩的是,因为 Facebook 最近正被卷入用户隐私危机,这个工具在上市前夕,被紧急加了一个快门,用于遮挡镜头。

他们内部把这个功能称为“品牌税”。

另外,在上一期硅谷慢报里,我们说过 Facebook 要做相亲功能,用大数据给你配备“灵魂伴侣。最近这个功能已经在哥伦比亚投入使用了,我们会着力关注哥伦比亚人民的使用感受,并且第一时间转播给大家。

至于 Google,在 20 周年的时候,公布说要做一个新功能,在空白的搜索框下面,增加类似 Facebook NewsFeed 的内容,为用户提供感兴趣的资讯。

听上去熟悉吗?

本喵认为谷歌有必要为此做一次危机公关。

03

野蛮生长的时代,终于结束了?

无论是有人引导还是实际情况,我们可以看到,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时代,可能真的过去了。

任何喜欢互联网的人应该都不会喜欢这样一种状况:互联网应该是自由的。当你疲于生存,就无法望向远方。

但当我看到这些消息时,我又完全无法为 Facebook 们叫屈。

用数据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初心是好的。但世上没有攻不破的墙,安全如苹果,都能被 15 行代码轻松搞到黑屏。

你们为之服务的用户,不是一行行能为你们创造收入的数据,是真真实实,需要在现实世界生存下去的人。

喵蛋蛋有话说

如果让你选择,为小扎,佩奇和马斯克其中一个人打工,你会选谁?

我选择狗带

, 1, 0, 7);